您当前的位置:betway官网体育 > 商贸综合 > >
揭开维迈(天津)商贸公司假治病真传销的面纱
发布时间:2020-07-23 18:23

 

   核心提示:一群人打着马来西亚成功集团的名义,以“免租金、免装修费、免铺货费……只赚不赔”开维迈店为诱饵,采取购物入会、拉人头、吃下线等手段,私下里在酒店、礼堂或剧院等处集会。表面上是商议免费开维迈超市,暗地里却在行传销之事。

   湖南的李女士日前向《保健时报》反映,自己被朋友邀请到河北涿州某酒店参加了一场“维迈事业说明会”,会议宣扬维迈隶属于马来西来成功集团,系一家亚洲顶尖跨国集团企业。先“交10000元占个点位,然后做200个会员,便可参加免费开维迈店的店长考试,获得由维迈公司提供的免租金、免装修费、免铺货费……的维迈店铺,月薪达到几万到几十万元不是梦想”。会上气氛热烈,还安排了数人上台分享服用公司产品治好各种疾病的案例,同时又有数人分享了经营维迈、年收入过百万元的成功经验。回到家中,李女士思来想去,总感觉维迈好像是在搞传销,但自己又不敢确定,遂把情况反馈给保健时报,以求线; 实行多层次、团队计酬、拉人头的模式

   接到读者的反映后,保健时报记者进行了多方面调查,以了解维迈是否存在违法违规的行为。

   在调查走访过程中,记者认识了一位维迈的经营者史先生,得知记者有兴趣了解维迈后,史先生非常热情,几乎每天打电话、发短信邀请记者加盟创业,经不住他的反复催促,记者参加了他们在北京举办的一个维迈事业说明会。

   会上,首先给大家讲解的是一位王总,他说他原来在山西做煤炭生意,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是个成功的商人,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维迈,了解到这个企业隶属马来西亚成功集团,在中国扬州、河北燕郊有好几个数亿元的投资项目,感觉这是一个有实力的企业,经过进一步了解,觉得维迈的产品很好,“都是从全世界挑选出来的”。由于公司有实力,用大量现金从全球采购,所以价格低得难以置信,很有竞争力。这么好的生意让他放弃了原本收入不菲的煤炭生意,毅然决然地投入到这份事业中。“目前他已经在全国开了100多家维迈店”。

   王总介绍完自己的经验后,还向大家推荐一个重量级的维迈创业成功人士牟总,他说牟总原来是个小有名气的演员,现在做维迈做得非常成功。10年前,牟先生住的是地下室,现在在北京买了三套房。女儿也是花了几十万元在香港出生的,非常有钱。王总介绍完后,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牟总就来到了会场。牟总告诉大家:“要做大市场,首先要自己大量地使用公司产品;要自己逐个地对产品进行体验,不然没有说服力”。他说,“为什么很多人不能成功,是因为他们对新的商机不相信,错失了大好的时机,做维迈,观念决定成与败,要相信奇迹”。牟总举例说,昨天他在北京又开了两家店,一家店一天卖了150万元,另一家卖了200多万元,两家店一天的纯利润就有10几万元。他还进一步举例说,位于北京西客站附近的光耀东方大厦的维迈超市昨天的营业额,比该楼层其它所有商户加起来的营业额还多。如此炙手可热,把在座的听众鼓动得热血沸腾。

   谈起维迈的销售情况,牟总信心满满,他说,“现在最苦恼的就是销售太好了,缺货缺得太多。”

   维迈的经营者究竟赚什么钱呢?经不住大家的反复追问。牟总说主要有三笔收入:一是超市销售额流水的5~8%;二是公司的消费返利;三是发展会员,拉人加盟。牟总说,“只要找到两个朋友以上,开两家店,这个人想穷都不可能了,即使天天坐在家里,一个月赚20~30万元都不是问题。”因为公司实行多层次、团队计酬制度,遵循几何裂变,倍增的原理,只要按照老师讲的去做,层层复制,就能实现。

   维迈的事业真的如上面几位介绍的那么好做吗?产品真是从全世界各地挑选的吗?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来到位于北京海淀区世纪城蓝靛厂时雨园的维迈超市,该超市选址在小区居民楼的一层底商,面积不大,50平米左右,超市门可罗雀,冷冷清清,除了店里的店员外,记者未见一个消费者光顾。

   步入超市,只见四周的墙上挂着各种宣传资料,史先生指着挂在门头上的国旗对记者说,“门头上挂的这些国旗是代表我们的产品从这些国家进口的”,他随手拿起一款正面写满英文品牌的羊奶沐浴露对记者介绍说:“这一款从新西兰进口,质量非常好,价格也不贵,只卖49元。”记者接过他的产品一看包装背面,生产单位分明是:广州市科士威化妆品制造有限公司。紧接着,史先生又拿起一款正面写满了英文的眼部滋润霜,向记者介绍说,“这一款是瑞士进口的”。记者接过该产品再一看,同样,背面的生产单位也是广州市科士威化妆品制造有限公司……化妆品专柜上的其他产品,也都采用类似包装方式:正面是英文,背面是中文。不明就里的消费者咋一看,都会误认为如他们所说的进口大品牌,但实际上这些产品都是在广州科士威生产的国货。接下来,史先生又给记者推荐了一款标示为韩国制造的牙刷,售价19元,从外观上看,与市场上售价几元钱的牙刷产品并无差异;记者再看一瓶净重50克的泰国产牛奶糖,售价42元,而国内同类产品只售20几元。事实表明,维迈超市的产品挂羊头卖狗肉,并不像他们介绍的那样,都是从全世界各地挑选的,且价格也不便宜。

   在超市看完产品后,史先生把记者带到一个离这家超市很近的一个地下室里。原来,这家超市店面的背后还暗藏机关,这是一个专门用来对会员洗脑的场所,会议桌、讲课用的幻灯和黑板俱全。在这里,记者见到了这家超市的经营者王秀丽。为了吸引记者加入,王秀丽介绍说,只要交1万元,发展4个人开店,你的月收入就能达到8.6万元,年收入100万元;如果投资85万元,发展16个店长,年收入就是500万元。其所描绘的利益蓝图,极具诱惑力。

   读者小张曾向记者求助称:“自己曾被亲戚推荐开免费维迈店,说是公司出钱,你来开店。店铺租金、装修费、促销推广费、水电费、铺货费等全部由维迈公司负责,做好了,一个月赚20~30万元都不是问题。

   刚刚大学毕业的他,听说有这么好的生意,头脑一热,当即把身上所有的现金,连同银行卡里的钱5000多元,全部取出来入会维迈。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一段时间过去了,原本答应给他的产品却迟迟没有兑付,当他打电话追其索要产品时,对方总是推诿拖延,追急了,就给他少量产品。现今,一提起维迈,小张就感觉受到了深深的欺骗。

   为了分清什么是传销,记者专程到北京市工商局详询。北京市工商局的执法人员说,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禁止传销条例》第二条)。

   传销是非法经营行为,以“拉人头”、“入门费”、“多层次”、“团队计酬”为主要特征。销售活动中,参与者通常要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通过不断发展人员加入,拉人头,形成上下层及网络关系,并从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下线缴纳的费用中提取报酬。

   当下,传销的方式在不断的更新变异,让群众难辨真假;很多组织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工商部门正在严密监视各类变异传销行为,并积极联合公安等部门严厉打击非法传销,维护市场经济秩序有序发展。

   在天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企业信息查询网站上,记者查到维迈的注册号:,名称为:维迈(天津)商贸有限公司,是台港澳法人独资企业,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地址为:天津市河西区台儿庄路环海公寓2号楼2号底商。

   为了进一步了解维迈,记者前去天津了解情况,在公司管辖部门天津市工商局河西分局,一名工作人员称:“维迈确实没有获得直销牌照”。记者随后把群众举报的相关情况向该局副局长王景满做了汇报。王景满局长表示,该局的确曾经接到过维迈涉嫌传销的举报,但由于事件发生地不在天津,有些企业过于狡猾,加之取证困难,该局目前还没有对其采取执法行动。

   记者根据其在工商部门注册的公司地址,来到了天津环海公寓2号楼底商,这里的确有一家维迈超市,面积70~80平方米。奇怪的是,当记者欲购买产品时,该店的店员告诉记者,这个店不销售产品,买产品要到别的店,他随手递给记者一张纸条,上面留有天津昆明路维迈店的地址和电话,叫记者去那儿购买。

   临行时,记者向该位店员表示想到公司总部了解一下有关情况,该店员告诉了公司总部的地址,记者根据她提供的地址,找到了维迈商贸公司的总部。同样地,这里办公面积也不大,人员也不多,在产品陈列架的显眼位置,摆放着一张“公司领导与天津当地公安局领导的合影”。网络上也有这张合影,有网友议论:“有政府部门官员为维迈公司涉嫌传销充当保护伞”,也就不足为奇了。当记者亮明身份要采访公司负责人时,对方拒绝了记者的任何采访要求。

   记者回京以后,曾就调查中存在的诸多问题给维迈公司发去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仍未得到任何答复。关于维迈披着开免费超市的外衣,行传销之实的问题,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